《天下凤凰 名人 名画 名馆》 - 媒体报道 - 雷雨田艺术家官网
<%=vtitle%>新闻动态

《天下凤凰 名人 名画 名馆》

时间:2015-9-30  分类:媒体报道  关键词:雷雨田、凤凰古城博物馆  来源:凤凰古城博物馆 
 

天下凤凰 名人 名画 名馆


——记著名艺术大家雷雨田和他的博物馆

 

记者 谈一 陈明君


  在如诗如画的凤凰古城里,有一座景中有景,楼外有楼的私立古城博物馆——一位儒雅的文人正伏案挥毫泼墨,一幅《天下凤凰美》的水墨画初见雏形,与墙上一幅浓墨重彩的《荷》两相辉映。不时有游人停住脚步,屏声静气观摩作画,或细心欣赏满屋释放的作品。任游人如织来来去去,他只气定神闲安心作画,有懂行的搭讪,便放下画笔热情攀谈几句。他是这座私立古城博物馆三大文化载体的创始人——雷雨田先生。

  凤凰古城,一座有着悠久历史和璀璨文化的古城;雷雨田,一位在艺术道路上执著探索的著名艺术家;三大文化载体,一个积淀着厚重岁月和历史印记的,集凤凰古城(私立)博物馆、陈宝箴世家、雷雨田艺术馆于一体的大宅院。

  历史文化名城、著名艺术大家、独一无二的博物馆,三种元素有机联系在一起,为人类留下一幅永恒的立体画卷,成了凤凰古城的文化灵魂。

   “在我的骨子里就有许多凤凰老前辈的影子,有他们的韧性和个性,做什么事情始终不认输。人生旅途中,我走了一条苦苦思索、不断探索的艺术积累之路。是社会大学的多元文化与氛围磨练了我的意志,锻造了我独立的个性;是凤凰人特有的韧性,是铁路团队那积极向上的精神,始终催促着我拥抱艺术,永不放弃,向前奋进!”——雷雨田


人 物 简 介



 

 雷雨田,原名炳翔、小名福芝,湘西凤凰人,古博馆主。中国·凤凰古城(私立)博物馆、陈宝箴世家、雷雨田艺术馆三大文化载体创始人、总设计师、馆长。著名艺术家、收藏家、中国书画美术家协会会员、国家一级画家、世界华人艺术家协会理事、中国陈寅恪研究院研究员、教授、政协委员,出版《中国当代名家画集——雷雨田》、《著名艺术家雷雨田其人、其画、其馆》、《雷雨田和他的博物馆》、《陈宝箴世家与雷雨田》、《陈宝箴世家》、《天下凤凰名人、名画、名馆》、《中国当代书画名家——雷雨田艺术邮票集》、《大家名家——雷雨田》等多部专集。

  2003年春,个人独资发起创建中国·凤凰古城(私立)博物馆、陈宝箴世家、雷雨田艺术馆三大文化载体。在抢救、保护、传承、展示中国历史文化遗产、非物质文化遗产,留住人类精神家园中,义无返顾、呕心沥血,在抢救流失了一个多世纪的中国文化贵族——陈宝箴世家与凤凰的渊源中,做了一项开拓性工程并填补中国文化一大空白,在社会各界产生了巨大影响,做出了功在千秋的传世贡献。

  2012年雷雨田入选中国最具艺术市场价值潜力画家之一。2013年被美国传记学会收录《国际名人大词典》,其艺术代表作《凤凰城一幅立体之博物画卷》、《报春图》、《湘荷之魂》、《天下凤凰美》等。其艺术作品被国内各大博物馆及国际友人珍藏。雷雨田的艺术形式新颖、恢弘大气、其人如其画、其馆如其魂。故乡在他的画里,艺术在他的博物馆里,融为一体,具有独特的历史文化艺术价值。曾多次被《中央电视台》、香港《文汇报》及海内外多家媒体专题报道,并进入台湾、香港、德国、法国等地艺术品市场拍卖。其艺术作品《湘荷之魂》在2013年秋香港当代名家艺术品拍卖会以69.8万港币成交。2015年,雷雨田在联合国被授予“中华文化名人”称号。深受国内外广泛领域的青睐。



凤凰古城博物馆、陈宝箴世家、雷雨田艺术馆内庭院景观


  名人:由凤凰起步 从广铁走出

  “天开图画,人出凤凰”。凤凰古城,中国最美丽的小城之一,风景如画,人杰地灵,不仅孕育了古老的民族文化,也养育了熊希龄、沈从文、黄永玉、雷雨田等一位位大家名家。

  时至今日,著名艺术家雷雨田还清晰地记得那一幕:1980年5月,黄永玉陪同沈从文一起回到凤凰故乡,他第一次见到了崇拜已久的沈从文先生。

  “1980年5月18日,我有幸在故乡凤凰,黄永玉先生的祖居古椿书屋拜见了沈从文先生及夫人张兆和女士。这是沈从文先生最后一次返回故乡。先生和蔼可亲,就像我们凤凰80多岁有福气的老太婆一样皮肤白皙。虽言语不多,但他博学多识且很含蓄,大文豪之书卷气令众人崇敬。当时黄永玉先生在古椿书屋庭院里还特为他回乡安排演出了一台地方戏,先生一边看一边听,深情地留下了眼泪……”

  出生于凤凰古城的雷雨田,自幼天资聪慧、活泼机灵、勤奋好学。从小听着沈从文、黄永玉等文化名人的故事长大,那崇尚艺术、喜爱艺术的种子悄然在他的心中播下了,他9岁开始学绘画,最喜欢做的一件事就是站在沱江边上看那些慕名而来的画家写生作画,常常废寝忘食。又受到沈从文、黄永玉返乡的影响,17岁的雷雨田更是对美术和博物学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此后几十年,他初心不换痴心不改,从没放弃对绘画艺术、文物考古的研究学习。

  上世纪80年代初,我国著名画家、工艺美术家张仃、吴冠中等到凤凰采风写生,雷雨田和几位青年一边给画家们当向导,一边跟着学习画画。

  “那时消息很闭塞,我们其实也不知道这些人有什么名气和造诣,只知道是中央工艺美术学院的教授,对他们都很崇敬。和先生们的亲密接触,让我一次又一次触摸到了艺术的脉络,为我的艺术之路打开了一扇大门。”回忆起早年有幸与诸多大师接触,雷雨田至今仍觉得很幸运。

  1983年12月,18岁的雷雨田通过公招考入广州铁路局,成为焦柳线上一名铁路新工。带上各类艺术书籍,画板,雷雨田离开了故乡凤凰。他先在古丈火车站工作,后调到最艰苦的回龙站。回龙站位于湘西大山深处,远离城市,雷雨田每天的工作就是在唯一一趟慢车经过之前检查道岔,确保铁路运输安全。寂寞小站,却为他勤奋学习艺术创造了绝佳条件。工作之余,他每天坚持作画、刻章,把等待列车的时光填满。寒来暑往,不论条件多么艰苦,他始终不懈地坚持自己的艺术追求。

  1986年,《人民铁道》报记者到回龙站采访,意外发现这个偏僻的小站竟然有这么一位“能写能画还能刻章”的多才多艺青年职工,于是写了一篇《一名铁路新工与他锲而不舍的艺术》,对其进行专题报道,从此雷雨田在铁路系统渐为人知。有的领导爱才惜才,1986年雷雨田作为人才被引进调到怀化客运段,负责列车广告的设计策划。期间,他在车上车下设计和制作的盆景艺术,多次受到原广州铁路局局长杨其华以及原怀化客运段段长谢建国等领导的高度赞扬。1997年,雷雨田在铁路入党提干,任原怀化客运段技协、列车广告公司负责人。

  这份工作让雷雨田如鱼得水。这也是他艺术人生的一次重大转折,不仅开阔了眼界,雷雨田还因为工作关系,上北京看了荣宝斋,到上海看了朵云轩,下广州拜访了齐白石弟子石昌明先生……他想方设法四处学习,不放过任何一次向名家请教的机会。

  “没次都北京荣宝斋画廊,我就买两个包子,对艺术品原作一看就是一天。”雷雨田说,“我当时买不起名画,不能拿回去研究学习,就用眼睛和心灵领悟名画的神韵和技巧,特别是对怎么用笔、怎么留白等技法,把他们的技法融入自己的画里。

  在广州,经齐白石弟子石昌明先生引荐,他曾多次登门拜访我国著名画家、时任广州美术学院院长关山月先生和著名美术评论家陈少丰教授。求教学问。他还与3位先生成为忘年之交。石昌明先生视听能力都较弱,有时无力表达,便用手在空中写字,雷雨田赶紧看字领会。石昌明先生脾气不好,雷雨田便小心服侍着。终于,齐白石教给石昌明画虾、画葫芦、金石鉴定书画的绝活,石昌明先生又传给了雷雨田。如今,雷雨田笔下的虾和葫芦寥寥几笔、栩栩如生,有齐白石大师的遗风。

  1995年,我国著名艺术大师、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徽设计者之一张仃先生到凤凰参加全国工艺美术研讨会,会后想到张家界写生,雷雨田欣然陪同先生进山。在半个月时间里,张仃先生画了很多画,边画边讲,怎么用锋,怎么动笔,怎么用墨,怎么处理黑白关系。雷雨田和先生朝夕相处,零距离学习接触,受益匪浅。

  “是铁路的多元文化氛围熏陶了我,是湘西寂寞小站磨练了我,是铁路工作让我有了走出去开眼界的机遇,是铁路团队那积极向上的氛围始终催我奋进!同时,社会多元化文化竞相发展,使我有了接触许多艺术大师的机会,开阔了我的艺术视野。我由凤凰起步,从广铁走出,衷心地感恩这一切。”回首往事,雷雨田十分动情。

  中国凤凰古城博物馆、陈宝箴世家、雷雨田艺术馆三大文化载体坐落在凤凰古城中心,建筑面积3686平方米,由28面马头墙、56间房舍、386扇雕花门窗、26个回廊组成。古宅人杰地灵,得山水人文之灵气,汇百年沧桑,形成了雕梁画栋、四水归堂、家中有家、馆中有馆、家中藏洞、景中有景、楼外有楼,错落有致,鸟语花香,庭院深深的幽境。走进“一院三馆”三大文化载体,里面珍藏着从湘西山山寨寨收集来的各种精湛木雕、石刻等艺术珍品,其中由清同治皇帝亲赐的“圣旨碑”为镇馆之宝。陈宝箴世家内藏一门五杰各类文物。雷雨田艺术馆陈列着先生不同时期的艺术精品原作,以及他亲手总设计的博物馆手稿等。其艺术形式新颖;故乡风情在他的画里,艺术珍宝在他的博物馆里。在这座精神家园里畅游,你会倍感凤凰文化之眼、艺术之魂。

  雷雨田倾力创建的古城博物馆、陈宝箴世家、雷雨田艺术馆三大文化载体,伴随着凤凰古城变迁与延续。

  如果说眼睛是一个人心灵的窗户,那么一院三馆则是凤凰古城文化的窗口。这个窗口不仅吸引了成千上万国内外游客饱览异彩纷呈的古城文化,而且还能够让人窥视到古城的文化灵魂。

  这座由一院三馆、三大文化载体有机组成的私立博物馆不仅凝结了雷雨田的数年心血,更渗透了他的智慧。在创建过程中,他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困难,资金、选址、设计等一系列挑战纷至沓来,但他没有退缩更没有放弃,而是迎难而上,义无反顾地前行。

  “私人办博物馆,第一个字是‘私’字。其实,我尽一已之力保护传承中华传统文化,抢救流失在民间的遗产、遗物,让大家可以自由参观,而呈现给社会的是大公无私与文化共享,其目的就是弘扬传统文化,做中华文化的守望者。”——雷雨田



雷雨田与黄苗子先生


  名馆:凤凰之眼 文化之根

  2001年,国务院把凤凰古城列入国家历史文化名城,雷雨田回到故乡,在古城中心位置卖了一座三亩地旧宅,准备将其当成自己的博物馆所在地。他的梦想是将他的艺术与收藏呈现给社会。在创建过程中,雷雨田意外得知西侧旧宅一部分是陈宝箴时任凤凰厅道台的官邸。陈宝箴世家有“一门四代五杰”、“中国文化之贵族”、“华彩世家”之称,是中国近代名人史上最耀眼的文化家族之一,也是《辞海》中唯一享有5个独立词条的人才群体,主要成员有近代政治革新家陈宝箴、近代诗坛泰斗陈三立、近现代著名画家陈师曾、著名诗人陈隆恪、一代史学宗师陈寅恪、中国植物园之父陈封怀等10余人。

  陈宝箴与铁路有着深厚的渊源。在湘任内,清政府有兴修铁路之议。关于粤汉铁路经过地区,他向督办粤汉铁路修建事宜的大臣张之洞力陈粤汉铁路必须道经湖南。1898年初,清政府终于批准粤汉铁路道经湘境。

  对传统文化有着深厚积淀和传播使命的雷雨田,萌生了将陈宝箴世家的文化作为“一院三馆”三大文化载体重要组成部分的想法。从此,他开始了人生最艰辛的一段历程。

  百年老宅虽然位于凤凰古城的中心位置,但是破烂不堪,屋顶的木椽已经腐烂,杂草丛生,风稍大一点,就会掉下来几块瓦片。建馆之初,仅清理垃圾,就用了3个多月。要为陈宝箴世家这样在中国有相当影响的历史人物建立纪念平台,是件不容易的事,因为陈宝箴家族离开凤凰已一个多世纪,得有大量文物和实物作为支撑。雷雨田下定决心寻找陈氏家族在凤凰的那一段历史文化和渊源。

  在请专业公司设计博物馆多次失败之后,他迫不得已亲自规划设计博物馆的蓝图,他一边考察湘西周边的古民居,一边全面主持规划设计陈宝箴世家、古城博物馆、雷雨田艺术馆。用了近一年时间观察思考,雷雨田完成了大量构思草图、效果图、规划方案,起草了一份几十万字的论证报告,构思出一幅立体博物馆画卷。

  2004年,当雷雨田怀揣着设计图纸和数十万字的文献数据,找到湖南省有关部门组织的专家评审时,他的心情是忐忑不安,甚至有点悲壮的。他把这当成最后的搏击。他当时想,如果不成功,就把自己两年所付的心血付之一炬,再也不做创建私立博物馆的梦想。然而,当评审会专家看到他设计的效果图后,经一致通过,雷雨田当时激动地流下了眼泪。

  同时,雷雨田上北京、去广州、跑武汉,踏遍千山万水,千方百计寻找散落全国各地的陈宝箴后裔们,从他们那里寻找陈宝箴更多的历史资料与线索。陈氏后人陈小从、陈星照、陈流求、陈美延、陈贻竹等被这个不是陈家的陈家人所感动,纷纷捐献了先贤遗照、遗墨、遗书,共同支持陈宝箴世家的筹建工作,有了这些遗物,雷雨田建一院三馆的底蕴更足了。

  作为私立博物馆“一院三馆”三大文化载体的创始人,雷雨田以恢复历史风貌为主题,采用“修旧如旧”的办法,确定博物馆的一砖一瓦都要保持历史风貌,尽量使之达到与历史原貌吻合的水平。最繁忙时,每天有七八十人忙碌在工地,那些窗花木雕都是手工做出来的,有不少是民间手艺人。雷雨田把自己也算作一个劳力,与工人研究琢磨一个个细节,每个窗花图案亲自绘制,并指导木工雕刻。他与师傅一道出主意、想办法,攻克工艺上的种种难题。期间,他大部分时间吃住在工地,每天睡觉三四个小时;他消瘦了许多,几次累到在建馆工地,先后输过5瓶氧。

  从2003年3月择地选址,到2005年5月兴土动工,直到2007年9月16日中国凤凰·古城博物馆“一院三馆”三大文化载体建成开馆,前来古城博物馆里来自海内外的参观者每日络绎不绝,游客们在此流连忘返,啧啧称赞。古城博物馆已成为凤凰这座历史文化名城对外重要的展示平台,和凤凰古城献给世界文化遗产的一颗璀璨明珠。

  衡量一个人的文化艺术成就,要看他如何更好地为社会大众服务,要看他如何弘扬传承中华民族传统文化。艺术家对社会贡献多少,是衡量当代艺术家成就的重要标志,而雷雨田的艺术创举对社会文化贡献是功德无量的,他的人生因艺术而绽放。

  如今,在诸多海内外的媒体报道中,雷雨田成了凤凰古城保护的典范,是一位传承弘扬传统文化的著名人物、多元艺术大家。取得如此成就,雷雨田生活仍然淡定从容,他说:“我用心血创建的这座私立博物馆只是沧海一粟,不足为奇,其目的是为了唤起人们共同保护我们传统的精神家园。而传统文化是我们中国人的灵魂和根。”现在,他仍时常一个人在博物馆里画画,为梦想中的另一幅画卷探索实践之路。

  “我在艺术创作道路上非常有幸得到一些前辈名家大师的指点,张仃、吴冠中、关山月、黄永玉、石昌明等,都给过我很多指点,让我一步步前进。老前辈们的敦敦教诲,我终身难忘,感恩至今。”——雷雨田



雷雨田与张仃先生


  名画:名家真传 自成一家

  1987年,24岁的雷雨田在《湖南日报》发表了第一幅画作。他用60元稿费买了一块画板,这块画板现在他还珍藏着。

  1990年,27岁的雷雨田卖出自己的第一幅画。一位天津大学中文系教授一眼相中了他这幅画,花了2000元买下,后来,雷雨田的名气越来越大,慕名来求画的人也越来越多。

  2003年,他的画作开始走出大陆市场。2008年,一位台湾朋友买了他几幅画带回台湾,很受欢迎,后有台湾友人大批量购买他的画作。

  2012年,有一位上海客人来凤凰旅游,以十几万元买走他的一幅荷花作品,随后拿到香港拍卖,拍出40万港币的高价。

  近年来,雷雨田艺术作品中的荷花系列、焦墨画系列、群虾系列在台湾、德国、新加坡等国内外艺术品拍卖市场崭露头角,引起美术界和收藏家的广泛关注。其代表作《湘荷之魂》、《天下凤凰美》收录在中国当代名家画集里,还有诸多作品已被国内外多家博物馆珍藏,并进入台湾、德国、法国、澳大利亚等地艺术品市场拍卖,深受收藏家青睐。

  “春雷风雨后,德艺玉田中”。在艺术的道路上一路坚定前行,雷雨田从不懈怠,艺术之路越来越宽阔。

  在艺术创作中,雷雨田铭记前辈教导,欣然汲取各位前辈的艺术馈赠,将名师的技法融会贯通,并运用到自己的画卷里,使其艺术自开一境。同时,他行万里路,带着朝圣的心情一次次地走近大自然,细心地观察和聆听。湘西的山水滋润着雷雨田,浸染出他恢弘大气的性格,他手中的笔升华着大自然带来的艺术灵性,使得他的画作自然而协调。

  “实际上对我艺术影响最大的是著名画家张仃先生。陪同张仃先生在张家界写生那段时间,先生仔细地给我讲他为什么画焦墨画,以及与毕加索、齐白石交往的诸多细节,好像在把他的艺术感受传递给我。先生现在虽然已经仙逝,但是我觉得还可以与他对话,他的艺术主张及形象至今在我的脑海里回荡。”雷雨田回忆往事历历在目。

  上世纪80年代初,我国著名画家吴冠中先生到凤凰写生,带着雷雨田一边画画,一边讲解他的艺术主张。

  “吴冠中先生说写生、画画要选好景,就像建房子要选好址。作画要懂得取舍,事无巨细就成了机械拍照,一定要画出一种意境。通过这次难忘的采风,我受到很大的启发,对艺术的追求审美形式理解更加的深刻,并将先生的线条之美运用到我的博物馆设计之中。”雷雨田深有感慨。




雷雨田作品《雪山春晓图》


  正是这样的兼收并蓄,师法自然,使得雷雨田在艺术之路上不断推陈出新。雷雨田的绘画受中国传统绘画风格影响颇深,又融汇了自身的凝练和顿悟,游走于传统和现代贯通的艺术思想之中;他的大写画意技法独特,构思立意广远、无拘无束。用笔简约、线条潇洒、豪放洒脱,笔墨形象地描绘着物象的各种形体,抒发心中的阅历真情;他在表现对象上所运用的概括、夸张的手法和丰富的联想,用笔虽简,但意境深远;他在艺术的升华中提炼出来的“简、韵、活、妙”等独特技法,其笔墨基体收放之间尽显大家风范。

  纵观雷雨田的国画作品,焦墨画《武陵古韵》、《陈宝箴世家》、《凤凰古迹写生册页系列》等,直接用毛笔对景写生,其笔墨勾、皴、擦、点、面,笔笔分明、厚重、朴实、苍劲、宏阔,焦而不燥,笔精墨妙;其《荷花系列》、《天下凤凰美》、《猫头鹰》、《凤凰城,一幅立体的博物馆画卷》等代表作品,构图取舍豪放不羁、浓墨重彩、渲染无穷。其作品中简练、豪放、洒落的大写意笔墨;概括、夸张,用笔虽简但意境深远的表现手法;高度的概括能力,以少胜多的含蓄意境;落笔准确,意到笔随的用笔功夫等,都表现出用笔、用墨、用色的恢弘大气、独特技巧和个人风格,表达出一个湘西汉子的情绪、一个凤凰人的多元才气。



雷雨田作品《听雨楼的夏荷》


  雷雨田喜欢画荷花,“一花一世界,一叶一真情”,如无特殊情况,他每日必作一幅别样的荷花,幅幅出新意。为此,他在夏日里常常去赏荷、悟荷、画荷,细细体味荷花出淤泥而不染的气质和独立之精神。他往往以大块的对比突出主题荷花,荷叶是抽象的大手笔体现,而荷花则刻画精细空灵。他笔下的荷花主体鲜明,“以黑显白”,厚重有力,绚丽灿烂。其所运用多层次简约画法、背托法和西画中的明暗对称手法,充分把荷花的万种风情展现得淋漓尽致,令观赏者怡然悦目、清心无际。

  雷雨田的书法作品形式多样,古拙老道,力透纸背,以书入画,以画为记、抒发对生活的感悟,流淌出对人生的点滴感受。

  “以人为旁它为‘休’以门为框它为‘闲’,‘自’在单边,‘在’在中间,‘休闲自在’。”雷雨田的书法作品《鹤》字,有头有尾栩栩如生,且暗藏玄机,一个“鹤”字里藏着“休、闲、自、在”四个字……其字构思精巧,让人回味联想。


 

雷雨田作品《秋》、书法《天开图画 人出凤凰》


  我国著名美术理论家陈少丰教授曾这样评价雷雨田的艺术作品:其画用简练、豪放、洒脱的笔墨,描绘物象的各种形体,抒发作者的阅历真情。在表现对象上所运用的概括、夸张的手法,表现了丰富的联想力,以及随心所欲、收放自如、宠辱不惊的风格。其用笔、用墨、用色的恢弘大气,浸透着灵性的禅意,名家真传、自成一家。他的艺术厚积薄发,青出于蓝而胜于蓝,走向世界是迟早的事……




雷雨田夫妇与国际友人文化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