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涅槃——雷雨田的艺术世界》 - 媒体报道 - 雷雨田艺术家官网
<%=vtitle%>新闻动态

《凤凰涅槃——雷雨田的艺术世界》

时间:2015-11-06  分类:媒体报道  关键词:雷雨田、凤凰古城博物馆、陈宝箴  来源:中国艺术博览 
 

人 物 简 介

 

 

 

 雷雨田,原名炳翔,湘西凤凰人,古博馆主。中国·凤凰古城(私立)博物馆、陈宝箴世家、雷雨田艺术馆三大文化载体创始人、总设计师、馆长。著名艺术家、收藏家、中国书画美术家协会会员、国家一级画家、世界华人艺术家协会理事、中国陈寅恪研究院研究员、教授、政协委员,出版《中国当代名家画集——雷雨田》、《著名艺术家雷雨田其人、其画、其馆》、《雷雨田和他的博物馆》、《陈宝箴世家与雷雨田》、《陈宝箴世家》、《天下凤凰名人、名画、名馆》、《大家名家——雷雨田》等多部专集。

  2003年春,个人独资发起创建中国·凤凰古城(私立)博物馆、陈宝箴世家、雷雨田艺术馆三大文化载体。在抢救、保护、传承、展示中国历史文化遗产、非物质文化遗产,留住人类精神家园中,义无返顾、呕心沥血,在抢救流失了一个多世纪的中国文化贵族——陈宝箴世家与凤凰的渊源中,做了一项开拓性工程并填补中国文化一大空白,在社会各界产生了巨大影响,做出了功在千秋的传世贡献。

2012年雷雨田入选中国最具艺术市场价值潜力画家之一。其艺术代表作《凤凰城一幅立体之博物画卷》、《报春图》、《湘荷之魂》、《天下凤凰美》等被国内各大博物馆及国际友人珍藏。曾多次被《中央电视台》、香港《文汇报》及海内外多家媒体专题报道,并进入台湾、香港、德国、加拿大等地艺术品市场拍卖。其艺术作品《湘荷之魂》在2013年秋香港当代名家艺术品拍卖会以69.8万港币成交。2015年6月27日,雷雨田在联合国总部被授予“中华文化名人”称号,其艺术代表作《白荷》同时展出并获金奖美国中文台专题报道。7月3日在加拿大亚洲艺术中心举办个人画展及拍卖

 

凤凰涅槃 雷雨田的艺术世界


 ——记著名艺术家雷雨田和他的私立博物馆


/王绍军


 


凤凰古城(私立)博物馆、陈宝箴世家、雷雨田艺术馆正门

 

  凤凰涅槃 建私立博物馆


    在如诗如画的凤凰古城里,有一座景中有景,楼外有楼的私立古城博物馆——一位儒雅的文人正伏案挥毫泼墨,一幅《天下凤凰美》的水墨画初见雏形,与墙上一幅浓墨重彩的《荷》相辉映。不时有游人停住脚步,屏声静气观摩作画,或细心欣赏满屋释放的作品。任游人如织来来去去,他只气定神闲安心作画,有懂行的搭讪,便放下画笔热情攀谈几句。他便是这座涵盖“中国凤凰古城(私立)博物馆、陈宝箴世家、雷雨田艺术馆三大文化载体的古城博物馆创始人——雷雨田先生。

这座由“一院三馆”、三大文化载体有机组成的私立博物馆不仅凝结了雷雨田的数年心血,更渗透了他的智慧。在创建过程中,他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困难,资金、选址、设计等一系列挑战纷至沓来,但他没有退缩更没有放弃,而是迎难而上,义无反顾地前行。

    2001年,国务院把凤凰古城列入国家历史文化名城,雷雨田回到故乡,在古城中心位置卖了一座三亩地旧宅,准备将其当成自己的私立博物馆所在地。他的梦想是将他的艺术与收藏呈现给社会。在创建过程中,雷雨田意外得知西侧旧宅一部分是陈宝箴时任凤凰厅道台的官邸。陈宝箴世家有“一门四代五杰”、“中国文化之贵族”、“华彩世家”之称,是中国近代名人史上最耀眼的文化家族之一,也是《辞海》中唯一享有5个独立词条的人才群体,主要成员有近代政治革新家陈宝箴、近代诗坛泰斗陈三立、近现代著名画家陈师曾、著名诗人陈隆恪、一代史学宗师陈寅恪、中国植物园之父陈封怀等10余人。

  对传统文化有着深厚积淀和传播使命的雷雨田,萌生了将陈宝箴世家的文化作为“一院三馆”三大文化载体重要组成部分的想法。从此,他开始了人生最艰辛也最珍贵的一段建馆历程。

百年老宅虽然位于凤凰古城的中心位置,但是破烂不堪,屋顶的木椽已经腐烂,杂草丛生,风稍大一点,就会掉下来几块瓦片。建馆之初,仅清理垃圾,就用了3个多月。要为陈宝箴世家这样在中国有相当影响的历史人物建立纪念平台,是件不容易的事因为陈宝箴家族离开凤凰已一个多世纪,得有大量文物和实物作为支撑。经过两年的资料挖掘,研究和论证,雷雨田找到许多关于陈宝箴及陈氏后人的资料,实物中有陈宝箴上奏朝廷的奏章、出自徐悲鸿和齐白石之手的陈三立画像、陈师曾的遗墨、陈寅恪的藏书,还有些陈宝箴及儿子用过的器物等等,一段流失了133年的陈宝箴世家文化遗产与凤凰的文化渊源。在雷雨田的精心挖掘、抢救下,回归于凤凰古城这些资料足以证明,在凤凰古城建立陈宝箴世家及古城博物馆的意义。

  在请专业公司设计博物馆多次失败之后,他迫不得已亲自规划设计博物馆的蓝图,他一边考察湘西周边的古民居,一边全面主持规划设计陈宝箴世家、古城博物馆、雷雨田艺术馆。用了近一年时间观察思考设计,雷雨田完成了大量构思草图、效果图、规划方案,起草了一份几十万字的论证报告,呈现给社会一幅立体博物馆画卷。

  2004年,当雷雨田怀揣着设计图纸和数十万字的文献数据,找到湖南省有关部门组织的专家评审时,他的心情是忐忑不安,甚至有点悲壮的。他把这当成最后的搏击。他当时想,如果不成功,就把自己两年所付的心血付之一炬,再也不做创建私立博物馆的梦想。然而,当评审会专家看到他设计的效果图后,一致通过,雷雨田当时激动地流下了泪。

  作为私立凤凰古城博物馆“一院三馆”三大文化载体的创始人,雷雨田以恢复历史风貌为主题,采用“修旧如旧”的办法,确定博物馆的一砖一瓦都要保持历史风貌,尽量使之达到与历史原貌吻合的水平。最繁忙时,每天有七八十人忙碌在工地,那些窗花木雕都是手工做出来的,有不少是民间手艺人。雷雨田把自己也算作一个劳力,与工人研究琢磨一个个细节,每个窗花图案亲自绘制,并指导木工雕刻。他与师傅一道出主意、想办法,攻克工艺上的种种难题。期间,他大部分时间吃住在工地,每天睡觉三四个小时;他消瘦了许多,几次累到在建馆工地,先后输过5瓶氧。

  从2003年3月择地选址,到2005年5月兴土动工,直到2007年9月16日中国·凤凰(私立)古城博物馆“一院三馆”三大文化载体建成开馆,古城博物馆三大文化载体终于迎来海内外络绎不绝的参观者,游客们在此流连忘返,啧啧称赞。



凤凰古城博物馆、陈宝箴世家、雷雨田艺术馆内庭院景观


  “私人办博物馆,第一个字是‘私’字。其实,我尽一已之力保护传承中华传统文化,抢救流失在民间的遗产、遗物,让大家可以自由参观,而呈现给社会的是大公无私与文化共享,其目的就是弘扬传统文化,做中华文化的守望者。”——雷雨田

 

  文化之根  凤凰之眼


 走进凤凰城,沿着石板老街往前走,在古城中心原国务院总理题写的“凤凰城”后是一排古砖青瓦房,间有阁楼错落有致。左侧敞开的大门,正是“中国凤凰古城(私立)博物馆、陈宝箴世家、雷雨田艺术馆三大文化载体所在。其建筑面积3686平方米,由28面马头墙、56间房舍、386扇雕花门窗、26个回廊组成。古宅人杰地灵,得山水人文之灵气,汇百年沧桑,形成了雕梁画栋、四水归堂、家中有家、馆中有馆、家中藏洞、景中有景、楼外有楼,错落有致,鸟语花香,庭院深深的幽境。走进“一院三馆”三大文化载体,里面珍藏着从湘西山寨收集来的各种精湛木雕、石刻等艺术珍品,其中清同治皇帝亲赐的“圣旨碑”更是镇馆之宝。陈宝箴世家内藏一门五杰各类文物。雷雨田艺术馆陈列着先生不同时期的艺术精品原作,以及他亲手总设计的博物馆手稿等。其艺术形式新颖;故乡风情在他的画里,艺术珍宝在他的博物馆里。



雷雨田夫妇与国际友人文化交流


如果说眼睛是一个人心灵的窗户,那么一院三馆则是凤凰古城文化的窗口。这个窗口不仅吸引了成千上万国内外游客饱览异彩纷呈的古城文化,而且还能够让人窥视到古城的文化灵魂。这座凤凰古城的博物馆被游客们誉为凤凰文化之、艺术之

  雷雨田生活然淡定如初,他说:“传统文化是我们中国人的灵魂和根。我用心血创建的这座私立博物馆只是沧海一粟,不足为奇,其目的是为了唤起人们共同保护我们传统的精神家园。”现在,他仍时常一个人在博物馆里画画,为梦想中的另一幅画卷探索实践之路。

  


雷雨田与张仃先生


“我在艺术创作道路上非常有幸得到一些前辈名家大师的指点,张仃、吴冠中、关山月、黄永玉、石昌明等,都给过我很多指点,让我一步步前进。老前辈们的敦敦教诲,我终身难忘,感恩至今。”——雷雨田


  名家真传 自成一家


  “天开图画,人出凤凰”。凤凰古城,中国最美丽的小城之一,风景如画,人杰地灵,不仅孕育了古老的民族文化,也养育了熊希龄、沈从文、黄永玉等一位位大家名家。

因幼年受沈从文、黄永玉先生返故乡影响,雷雨田开始酷爱艺术自学绘画1987年,24岁的雷雨田在《湖南日报》上发表了第一幅画作。他用60元稿费买了一块画板,这块画板伴随至今

  2003年,他的画作开始走出大陆市场。2008年,一位台湾朋友买了他几幅画带回台湾,很受欢迎,后有台湾友人大批量购买他的画作。

  近年来,雷雨田艺术作品中的荷花系列、焦墨画系列、群虾系列在台湾、德国、新加坡等国内外艺术品拍卖市场崭露头角,深受美术界和收藏家的广泛关注与青睐

  在艺术创作中,雷雨田铭记前辈教导,欣然汲取各位前辈的艺术馈赠,将名师的技法融会贯通,并运用到自己的画卷里,使其艺术自开一境。湘西的山水滋润着雷雨田,浸染出他质朴豪放的性格,他手中的笔升华着大自然赋予他的艺术灵性。

  上世纪80年代初,我国著名画家吴冠中先生到凤凰写生,带着雷雨田一边画画,一边讲解他的艺术主张。“吴冠中先生说写生、画画要选好景,就像建房子要选好址。作画要懂得取舍,事无巨细就成了机械拍照,一定要画出一种意境。通过这次难忘的采风,我受到很大的启发,对艺术的追求审美形式理解更加的深刻,并将先生的线条之美运用到我的博物馆设计之中。”雷雨田深有感慨。


 


雷雨田作品《雪山春晓图》168×68㎝


  “实际上对我艺术影响最大的是著名画家张仃先生。1995年陪同张仃先生在张家界写生那段时间,先生仔细地给我讲他为什么画焦墨画,以及与毕加索、齐白石交往的诸多细节,好像在把他的艺术感受传递给我。先生现在虽然已经仙逝,但是我觉得还可以与他对话,他的艺术主张及形象至今在我的脑海里回荡。”雷雨田回忆往事历历在目。

  正是这样的兼收并蓄,师法自然,使得雷雨田在艺术之路上不断推陈出新。雷雨田的书画艺术形式新颖、恢弘大气其人如其画其馆如其魂雷雨田的绘画受中国传统绘画风格影响颇深,游走于传统和现代贯通的艺术思想之中;他的大写意画技法独特,构思立意广远用笔简约凝练,线条豪放洒脱;他在表现对象上所运用的概括、夸张的手法和丰富的联想,用笔虽简,但意境深远;他在艺术的升华中提炼出来的“简、韵、活、妙”等独特技法,其笔墨基体收放之间游刃有余


 


雷雨田作品《红荷》168×68㎝

 

  “一花一世界,一叶一真情”雷雨田喜画荷花。为此,他在夏日里常去赏荷、悟荷、画荷,细细体味荷花出淤泥而不染的气质和独立之精神。他往往以大块的明暗对比突出主题荷花,用色大胆,绚丽灿烂,注重多层次表现。其构图取舍有度,下笔意到笔不到,荷花艳而不俗,大写意之荷叶气势恢宏,把荷万种风情展现得淋漓尽致,令观者怡然悦目、流连忘返


   


雷雨田书法作品 《鹤》 休闲自在168×68㎝


衡量一个人的文化艺术成就,要看他如何更好地为社会大众服务,要看他如何弘扬传承中华民族传统文化。“春雷风雨后,德艺玉田中”。在艺术的道路上一路坚定前行,雷雨田从不懈怠,他的人生因收藏而珍贵,因艺术而放。


 


雷雨田作品《玉龙山水》138x70cm